苗木产业乱象:连柳树都栽不活_移栽的枣树两年没发芽

2016年,山东省人民政府出台了《山东省林木种苗提质增效转型升级实施方案(2016-2020)》,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在业界内产生了巨大影响。为了更好地落实《方案》任务,近日,山东省林木种苗协会在济南召开了一届别开生面的会长扩大会议,邀请了全省林木种苗和园林绿化方面的专家、学者、企业家等代表,就山东省种苗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转型升级、实现提质增效等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会上讨论的诸多内容,反映了包括山东在内,国内苗木产业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思路。

山东苗木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重道远,请各位专家、学者、企业家集思广益、畅所欲言。主持人山东省林木种苗协会会长姜岳忠一针见血,首先打开了与会者的话匣子。

当前,全省结构性余缺现在突出。其一,创新能力不强,新品种的研发能力较弱,新品种大部分是从国外或省外引进的,具有自主产权的新品种与江浙相比,还处于较低发展水平。二是散、乱、小等现象严重,苗木苗龄极不合理,三、四年生苗木占全省苗木产量的50%以上。三是树种结构不合理,如白蜡占18%,国槐16%,法桐10%,柳树8%,杨树7%,海棠7%,樱花5%等,7个树种占种植面积70%以上,造成区域性的苗木品种单调、标准较低、质量较差、同质化现象严重。

从产业去库存的进程来看,已经过去三四年了,但库存仍然很大,整体供大于求,结构性余缺共存的形势没有根本改变。潍坊市大园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感受到苗木销售方面的压力,而且工程量也明显减少,已经在逐年减少苗圃面积,近几年每年淘汰100多亩地,转而用心培育精品苗。胜利油田胜大集团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牛增琦表示,行业暴利时代已经过去。暴利收益大,但后果也很严重,造成了后来的苗木过剩、价格暴跌,将行业利润控制在健康合理的空间内,产业才能健康发展。

几年前的牛市是虚火过旺。光合文旅园林公司副总经理宋国防表示,当时当年生樱花竟然卖到18元至22元,市场太不正常,也导致了近几年的产业困境,企业能做的就是自救。政府政策对行业影响很大,从业者要时刻关注。十三五期间,PPP项目的落地会对行业将有大的促进;旅游经济占了国民经济的10%以上,向旅游产业转型成为亮点;各部委推出大力发展中小学生的研学旅行,将给相应的绿化生态项目带来机遇;住建部近期重点推出的特色小镇建设,也是产业重点发展之一;一路一带建设对抗性强的苗子需求量大,需求的苗木以中小规格为主。

昌邑花木场场长朱绍远这一年来很忙碌,苗圃做了一系列大调整,把市场上过剩的、没有前景的苗子彻底淘汰了,转而加大容器苗的生产。容器苗在行业里推了十来年时间,但从业者对它的认识还有待深入。朱绍远表示,容器苗得到足够重视,能倒逼苗木生产的规范化、标准化,进而推动网上销售。苗木电商在行业里推进不顺利,缺乏标准化是重要原因。去年秋季,朱绍远加大容器苗生产比重,胸径10厘米以上的大规格乔木装盆数4000多株,胸径3厘米至5厘米的乔木装盆数则超过4万株。

行业大环境不好,更衬托出精品苗的好行情。因为投入成本较高,生产者管理的也更加细致,容器苗品质相比常规苗木自然要高,也成为很多苗圃转型的方向之一。不过,容器苗也要找准生产定位。可以发展,但要控制产量,定点营销。宋国防认为,最好能做到订单营销。国内绿化市场以市政工程为代表的大绿化为主,容器苗成本高、运费也高,决定了用量不会过大,所以要避免以往某些品种行情好就一拥而上的局面出现。

苗木电商在行业里推广几年,行业规范、产品标准化问题一直是阻碍其产业发展的关键。威海奥孚苗木繁育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元认为,互联网+苗木发展不尽如人意,关键还是要抓落实、接地气。提升苗木品质应该被作为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能创造有效供给,自然不愁销路。

前些日子,奥孚公司的一批胸径15厘米的高干樱花卖到了云南昆明,甲方就是要找高干并且统一的苗子,每株苗子的运费1000多元,比苗木的直接成本还高。董事长李元说,这笔订单对于自己公司可能是件好事,但反思出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的悲哀。

过去三年时间,济宁市李营镇苗木协会完成了17个树种的质量等级标准制定。没有统一标准,谈不上电子交易。协会会长李卫东表示,可以由省协会牵头,先把地方标准上升为省级标准,逐渐增加影响力,甚至推广至外省市。惠民县苗木协会会长赵书祥也提出,不仅生产和质量标准,号苗、装车、运输等环节都应该有行业规范。

宋国防则表示,可以借鉴国外经验,由大企业制定标准,再由协会推广至全行业。《山东省草坪建植与养护规范》当时就是光合园林和几家企业共同制定后,由省建设厅后来以草案的方式发布,在省内全行业进行推广的。企业制定出接地气的标准,无论产业升级还是互联网+,都是向前迈了重要一步。

无论容器苗、标准化、互联网+还是整个苗木产业的现状,说到根本还是苗木质量。因此,选择良种以及提升种苗质量成为会上代表讨论的重点话题。种苗质量不高,苗木就是先天不足。山东世丰农业董事长钟飞表示,近几年来,行业里开始注重苗圃建设水平,基建、株行距等基础打得好,品种选择也用心,但对种苗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

好种苗比好品种更难找。因为种苗质量达不到要求,奥孚苗木公司自己动手从种苗开始生产。山东亚特园林生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主打金银花和木瓜两个品种,也是从国内外搜集了众多品种,建成种质资源圃,又从中选育了新品种并生产种苗。

在新西兰,种苗投入大于整费用。欧美等国在种苗的投入上比重也很大。山东农业大学教授邢世岩认为,国内也应该加大种苗科学研究方面的资金投入,良种定向采种、定向培育、定向供应、定点销售。山东省现有种质资源调查完成不久,紫椴、青檀、胶东桦木、山东栒子等都是很好的乡土品种,从中选育良种并发展推广,也将对全省花木产业发展产生重要推动力。

有些苗圃场,不考虑树种的生物学、生态学特性,把法桐、国槐、白蜡等树种的截干高度定到4-6米以上,这是不科学的。由于植物的趋光作用,树干定的过高了,主枝的营养能力不足,枝叶量减少,影响光合产物的形成,时间久了营养不良,生长抑制;其次,这样的苗木用到城市绿化带后,树大招风,主要是干高,地下建筑垃圾多,根系又扎不下去,极容易倒伏,产生破坏作用。还有的苗圃把高大的乔木进行平茬,培育丛生乔木,这都是崇洋媚外、盲目追求精品、特色,定位不科学、不准确,没有把当前的市场需求放到应有位置。

当下,绿化工程公司没饭吃、吃不饱的现象时有发生,低价中标、劣质苗的使用是常有的事,相应的精品苗,由于生产成本高、售价高、规格一致的数量少,故工程需求也少,因此,所谓精品苗生产多了,卖给谁?莱芜市格瑞园林绿化养护工程有限公司经理苏丰忠如其说。

关于造型苗的生产,青岛市邵林苗圃总经理邵林深有体会:我1998年开始做造型苗,原先效益比较好,逐渐发展壮大了,现在造型苗700亩,成型的3万多株,以前好卖,2012年后差了,客户少了,苗子价格降了,造型费却提升了。现在的造型人员也很难找,工资也高,年轻人做不了。从江苏沭阳找的造型师,一天的费用要300多元,我们自己培养的技工也要100多元每天。我这3万多株,修剪起来很麻烦,算了笔帐,每年的修剪费用就要300多万元,肥水啥的还不算。邵林接着说,所以,我的想法是:首先,减少造型数量,不能再多了。然后要降价销售,有些造型的,我甚至比不造型的价格还低。造型的毛坯苗还有很多,以前是为了做后备的,现在也不想造型了,或者卖给别人去造型,也可以让外来人员过来,我帮你培训,你买我的毛坯苗。

光合文旅园林公司副总宋国防说:我国的城乡绿化建设是大园林、大绿化,与欧洲等发达国家相比,并不是栽一棵树,就要求一棵精品苗,需要的是大面积、大数量的造绿。那些适应能力强、具有一定观赏或经济价值、常用规格的常见乡土树种,仍然是当前市场需求的主流产品。

山东省林业厅副厅长亓文辉指出:林木种苗,是林业生产的基础,是造林绿化、生态建设的重要物质保障,各级林业主管部门都应引起足够重视。亓文辉强调:一二三产业融合不够,尤其苗木花卉产业表现更为突出,大都停留在培育和观赏这个层面。要做好山东省苗木花卉产业就要拉长产业链,一二三产业高度融合,做好栽培、加工、市场、物流、营销等各个环节,充分发挥苗木花卉产业在三农发展中的作用。发扬工匠精神,降低成本,生产精品苗木,拓宽市场需求,实现可持续发展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关键。

与会专家一直认为,虽然当前苗木库存压力较大,但2020年前后,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苗木需求市场空间仍然很大。苗木生产企业要与全省林业发展规划和重点绿化项目加强衔接,以山东省实施的精准扶贫和退耕还林为重点,以京津冀大生态圈环境绿化、一带一路经济建设为潜能,错开生产品种和生产年限,更多地增加乡土树种、特色树种、抗逆性树种生产,为绿满齐鲁、为我国生态建设做出更大贡献。

枣树没毛细根能活吗图片

【中国竹柳网讯】竹柳,杨柳科、柳属,是自然杂交并选育的一个柳树品种,因长像外形像竹子,故有人称为竹柳。

从今年秋天以来,很多业内的朋友提到这样一种现象,当年北方栽植的竹柳前期半死不活,后期大部分死亡,成活的竹柳景观观赏效果极差。其出现的主要症状是:栽植后,树干上开始出现黑斑,流黑水,并快速蔓延,导致树木的树上部分少则三分之一,多则整个树木干枯死亡。这种树木干枯后都有一个统一的症状:树皮表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凸起状黑点。

近年来,北京平原造林,柳树类的用量占到乔木用量的16%以上,位居第二,可谓使用量极大。由于受到上次苗木低潮的影响,到2008年柳树育苗量很少,按照当时的育苗技术,一棵胸径8厘米到10厘米的柳树要4到5年才能育成。第一年平原造林后,北方的柳树基本上处于缺货状态,柳树价格也随之飙升,胸径8厘米的竹柳由2008年30多元上升到90元以上,小苗价格(3厘米)由5元左右上升到16元以上,可谓是暴利中的暴利,受此影响,竹柳种植规模急速扩张。为了能早日出圃,达到销售规格,超常规、非标准的栽培技术随之而生。

三、掉以轻心,以为竹柳易栽易活,放置时间较长,管理跟不上,缺水“渴”死。总结以上原因不难看出,抛除苗圃管理者自身技术缺失因素外,苗木从业者着急、逐利的心态是导致这些竹柳死亡的罪魁祸首。

为了追求“量”大,一些种植者加大了育苗密度(如每亩地育苗8000株以上),为了快速达到“规格”,从春季苗木入地到10月份还在一遍水一遍肥地“填鸭式”培育,有一年“八水八肥”之说,追施尿素,一次由每亩20公斤左右猛增到40公斤以上,一般8月份就要停止施肥,可到了10月还在施肥。在有机土杂肥严重缺失的情况下,这样生产的竹柳不可能优质健壮,这就是所谓的“水肥苗”。

“水肥苗”木质化程度低,一是难以抵抗冬天的风和寒冷,“寒入骨髓”;二是抵挡不住移栽“痛苦”,不得不病。此类苗木在苗圃里看起来清秀好看,一旦移植,特别是在冬季移植,就会出现大片枯死。这种现象如今不光出现在竹柳这个品种上,白蜡、国槐也比比皆是,因此出现了速生品种不如籽播苗价格高(3厘米的绒毛白蜡价格是速生的2倍以上)。

种种迹象表明一切都似“速生”惹的祸,其实不然,人们终究会意识到,是“栽培技术”和种植者的心态出了问题。给“速生品种”戴上了一个“不白之冤”的“帽子”,这就是“水肥苗”惹的祸。

“南苗北移”现象也是因为北方地区苗木利润高,再加上够规格的苗木数量少造成的。长江流域的竹柳因为光照时间和雨水充足,生长速度很快,木质化相对较低。向北移栽后,其生长环境发生变化,气候、光照、雨水都与原种植区域差异较大,再加上种植者主观认为竹柳易成活,进行粗放型管理,在移栽前期不留心观察,不进行合适的水肥管理,出现苗木大范围的枯死,造成损失。任何一个树种都有它相对适应的生态环境,一旦外部环境发生改变,树势就会衰弱,易感染病害而死亡。

“渴”死的苗主要是以下几种原因造成,一是起苗放置时间长,运输时间长,种植时间长,造成失水严重,引起生理缺水;二是假植方法不得当,时间长引起生理缺水。

正确的方法是假植后一定把水灌透,这样的苗子根系挖出来不好看,有霉菌切口处发黑,未浇水的,根系颜色好看犹如刚挖的一样。三是栽植后浇不透水,生理缺水引起回芽。总之,“渴”死的苗是因为方法不当引起生理缺水,树势衰弱,病害侵入造成树干死亡。

  • 阅读 56
    A+
  • 版权声明: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