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站务管理
婚姻调查 婚姻挽救分离北京私家侦探公司导航广州私家侦探论坛
深圳私家侦探公司侦探设备网私家侦探价格多少钱?
其他地区调查公司北京私家侦探公司寻人查址 行踪调查
查看: 14075|回复: 42

[其他]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7 22: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中国侦探论坛(著名私家侦探网上交流社区),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国现阶段农民工总数要在1.5亿以上,80%的农村家庭有人在外打工 。随着城市化以及农村的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还要向城市转移。也就是说农民工的数量还要增加。这些农民工权利保障的状况如何,不但直接关系到他们个人的生活、他们的家庭、他们子女的教育,而且必将关系到我国的民主和法治化进程,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安全和稳定。

  农民工权益保障问题一直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都多次为此作出批示。温家宝总理还在视察中亲自为农民工讨要欠薪。但由于农民工维权的法律制度以及法律执行等多种原因,目前以拖欠农民工工资为主要内容的农民工权利保障问题尚不容乐观。据全国总工会不完全统计,到2004年11月中旬,全国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约有1000亿元 。

  自2003年12月开始,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开展进城务工青年维权成本调查项目。项目实施期间,在全国8个省份共发放农民工维权状况调查问卷和农民工维权手册各8000份,调查农民工维权典型个案17件。调查显示:在这些农民工中,48.1%的人有过出门打工但拿不到工资的经历,其中30.6%的人有100-1000元工资没有拿到,15.7%的人有1000-5000元工资没有拿到,1.6%的人有5000元以上的工资没有拿到。

  我们关注的是:农民工依法维权的代价到底是多大?为了讨回微薄的薪水,他们需要付出怎样的时间和金钱?目前的法律制度还存在哪些缺陷?我们应当怎样进行改革?围绕这些问题,经过近一年半的努力,我们完成了这个调查报告。我们希望这个调查报告能够引发党和政府对农民工维权制度进行思考和讨论,我们也愿意就调查报告中所涉及的各项问题与关注农民工问题的各界人士进行交流。

一、农民工维权的巨额成本

  摘要:

  根据调查和计算,为了索要不足1000元的工资,完成所有程序,农民工维权需要直接支付至少920元各种花费;花费时间至少11-21天,折合误工损失550-1050元;国家支付政府工作人员、法官、书记员等人员工资至少是1950-3750元。综合成本在3420元-5720元之间。如果提供法律援助,则成本最少要在5000元,最高将超过9000元。虽然不是每个案件都要走完全部程序,但这只是最保守的计算,还没有计算农民工不得不多次往返家乡和打工城市之间的住宿、吃饭、交通等费用。而根据对17个案件调查情况来看,每个案件综合成本都超过10000元。

  结论:为了索要回拖欠农民工的1000亿欠薪,整个社会需要付出至少3000亿的成本。

  1、农民工维权的经济成本:

  郭增光,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东龙泉村农民,因在北京打工,个人被拖欠工资1000余元。他介绍,“为了要回我的工资,我先后从河北老家到北京找过用人单位老板20多次,找过北京市大兴区劳动监察大队14次,找过大兴区法院11次,找过北京市一中院3次。我还找过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北京市政府、北京市人大、北京市建委、国家建设部等十几个部门。从河北老家到北京,每一次光交通费就是70多元。讨薪三年来,我直接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餐饮费、复印费、电话费、诉讼费4700多元。可是现在法院把行政案件驳回了,我还得从头开始打民事官司 。”

  姚胜余,甘肃省甘谷县六峰镇张家庄村三组农民。1994年8月至1995年3月27日,姚胜余等30名民工在西安外语学院和宝鸡创业大厦打工被包工头丁祥林和吴掌林拖欠工资19万余元,自1995年4月开始讨薪,经过人民法院的前后八次(金台区法院两次、渭滨区法院三次、宝鸡市中级法院三次)审理和判决,姚胜余等人最终讨回的是10575元(金台区法院判决的18255元因超过申请执行的时效而无法再申请执行)。姚胜余从1998年开始沦为乞丐。他介绍,“从1995年4月到1997年7月,我们先后找了吴掌林四、五十趟。每次最少来我一个人,有时候两、三个人,有时候五、六个人。从甘肃甘谷老家到宝鸡,吃、住不算,每个人一次的来往路费就要200多块钱,每次最少要花出五、六天的时间。这些钱都是我自己垫付的。从1999年8月向金台区法院起诉到现在,我们经过了法院的前后8次判决,讨回的10575元还不够我们的零头。一拖十年要不来工资,跟我一起出去打工的人有的怀疑我把钱要来自己昧下了;有人认为是跟我出来打工的,要不来钱就得向我要,于是逢年过节这些人便找到我家里要钱,不给钱不走,在我家中吃、住,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不是卖了当路费,就是被他们拿走了,我的头上至今还有他们打的伤疤。为了讨回工钱,我光是垫出的路费就有10000多元,而我自己被拖欠的工资还不到7000元。现在我没法回家,也不敢回家,我在宝鸡当乞丐已经有七、八年了。”

  张志玲,河北省鄄城县桑成乡南魏村农民。张志玲等十几名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及赔偿款是136774元 ,张志玲自己被拖欠的工资及赔偿金不足10000元。她向律师算了一笔帐,“为了讨回我应得的工资,这6年来,仲裁、诉讼、申请执行,直到法院决定再次开庭,不算我垫交的3000元仲裁费,光是交通费、住宿费、复印费我就支付了3000多块。可是等了五年多,法院现在连庭都不开。”

  那么,农民工维权到底需要付出多高的成本?

  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农民工权益被侵害后,可以通过与用人单位协商、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诉等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农民工在工资被拖欠以后,一般都是先与用人单位协商,多次找用人单位老板或者包工头,这当然要支付交通费、住宿费和餐饮费。不算这笔费用,单就农民工依法维权,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向人民法院起诉和申请强制执行,如果完成全部程序,农民工至少就需要支付920元的经济成本。具体包括:

  劳动监察大队处理阶段,至少需要支付120元。包括到工商部门查询用人单位基本情况的查询费用40元(用人单位的名称、注册地址、联系电话、法定代表人姓名,每项查询费用10元);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一次、调解一次、领取举报结果一次、到工商部门查询一次。期间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至少80元 。

  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阶段,至少需要直接支付400元。包括案件受理费300元 ;仲裁申诉书的打印复印费20元;到仲裁委员会立案一次、开庭一次、领取裁决书一次。期间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至少80元;

  向法院起诉的一审阶段,至少需要支付150元。包括案件受理费50元,起诉状的打印复印费20元,到法院立案一次、开庭一次、领取判决书一次的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至少80元;
向法院起诉的二审阶段,至少需要支付150元,计算标准同一审阶段,不同的是二审法院一般不开庭审理,法官只是找农民工谈话一次。

  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阶段,至少需要支付100元。包括强制执行申请书的打印复印费用20元,向法院执行庭立案一次、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一次、听取执行结果一次的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80元。



  以上是我们对北京市农民工维权实践进行的最保守的成本计算。北京市是劳务输入的主要城市,该市的农民工维权成本带有一定的代表性。实际上,农民工在维权过程中需要直接支付的经济成本远远不止这920元,他们在维权过程中不能一直呆在城市里等待处理结果,好多时候他们是从家乡回到城里去开庭、领取裁决和判决,他们需要支付的交通费远远高于理论上计算的市内交通费用。另外,由于自身文化知识的不足,他们请律师代写法律文书时要交纳代书费;为了调取相关的证据需要另行支付交通费、电话费、查询费等等。为了要一个处理结果,他们往往要到一个部门去上几次甚至十几次。从调查的典型个案来看,有的农民工仅仅在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阶段就要花出几百元到上千元的交通费、食宿费、复印费等费用。

  即便按这最保守的920元经济成本计算,农民工维权成本也已经超出他们实际被拖欠的工资。根据对2004年10月在广东省广州市1000名农民工调查问卷的统计,118名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总数97670元,平均每人被拖欠工资827.70元左右。

  2、农民工维权的时间成本

  一般来说,农民工被拖欠工资或发生工伤之后,都要花出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找用人单位的老板协商,请求用人单位支付拖欠的工资和依法给予赔偿。在此期间,用人单位也不会直接拒绝支付工资或拒绝赔偿,而是想办法推脱。农民工出于对依法维权时间漫长、花费较多、钱少不值得、举报了也没人会管、没有任何证据等方面的顾虑 ,以及对用人单位及其老板承诺的信任,也不想立即诉诸法律,而是对用人单位老板的承诺心存幻想,一等再等,甚至通过缠住老板不放等方式来追讨工资和赔偿。根据对黑龙江省1000名农民工的调查问卷统计显示:发生劳动争议后,不愿通过找劳动监察大队、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法院等依法解决的农民工中,20.97%的人是因为时间太长拖不起;17.98%的人考虑举报后也没人会管;16.94%是因为交不起钱;15.28%的人考虑钱少不值得;12.92%的人是考虑到没有任何证据;9.72%的人担心用人单位会报复。基于此,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希望通过法律手段追讨工资。在权益被侵害后到向劳动部门举报或仲裁之前,农民工有的等上十几天的时间,有的要等上几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无法正常劳动,一心想着怎样把被拖欠的工资追讨回来,为了早日拿到工钱,有时他们不得不在城里等待。从个案调查来看,所有权益受到侵害的农民工都经历过这个阶段,但是具体等待的时间无法统计。



  在用人单位的承诺一次次失信以后,权益受到侵害的农民工不得不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根据我们对北京市农民工维权实践的调查,在这个过程中,农民工完成所有程序,至少需要付出11??21个工作日的时间成本。具体包括:

  劳动监察大队处理阶段,至少需要1-3天的时间成本。包括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填写《劳动违法案件举报书》一次;按照劳动监察大队的要求搜集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以及查询用人单位的具体情况;按照劳动监察大队的要求到劳动监察大队调解一次;到劳动监察大队领取处理结果一次。如果当时告知不予受理则需要1天的时间,如果劳动监察大队需要提供证据并予受理则至少需要3天的时间。

  在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处理阶段,至少需要3??5天的时间成本。包括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立案一次,开庭审理一次,领取仲裁裁决书一次;还要按照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要求搜集证据和提供证据。

  在法院一审阶段,至少需要3-5天的时间。包括书写诉状,到法院立案一次,开庭审理一次,领取判决书一次。

  在法院的二审阶段,至少需要3-5天的时间。包括立案一次,开庭审理或接收法官询问一次,领取判决书一次。

  在法院执行阶段,至少需要1-3天的时间。包括向法院执行庭提交强制执行申请一次,配合法院执行一次,到法院领取执行款或听取执行结果一次。

  按照这种最保守的计算,农民工在依法处理阶段,需要花出的时间成本在11-21天之间。按照建筑业农民工日平均工资50元计算,农民工在依法维权过程中需要支付的时间成本即误工费在550-1050元之间。



  在维权实践中,农民工实际支付的时间成本远远高于上述数字。原因是:绝大多数农民工在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之后,由于吃饭住宿问题难以解决,在等待一段时间之后,在城里实在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他们不得不先回到家中等待处理结果。为了搜集与用人单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他们花出几天甚至十几天的时间找原来一起打工的工友。为了领取劳动监察大队的处理结果,为了开庭、领取裁决书和判决书,他们都是从老家再赶到城市。这样他们每往返一次至少需要3天的时间,其中有大部分时间花在路上。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为了举证等原因,要到劳动监察大队、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和法院去多次,很少有开庭一次就解决问题的情况。有时即便是仲裁员或法官5分钟就能问完的问题,他们也不得不花出两、三天的时间从老家赶到城里去接受询问。有时候由于办案人员或用人单位临时有事等原因,原定的开庭日期发生变更,老远赶来的农民工不得不白跑一趟。对于农民工来说,法院或仲裁委员会规定的时间是一点儿都不敢错过的。从实际调查个案来看,由于农民工在多个部门之间被推来推去,真正到劳动监察大队找过几次,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到法院去找过几次,几乎没有哪个农民工能够记得清。在17个调查个案中,农民工在维权过程中实际支付的时间成本都超过30个工作日,农民工为维权而遭受的误工损失都远远高于1500元。

  3、农民工维权的政府成本:

  除了农民工本人需要支付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外,政府部门同样要支付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从实际调查情况看,走完一个完整的程序,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处理一起农民工维权案件,至少需要13??25天的时间成本。具体包括:

  劳动监察大队处理一个劳动违法举报案件,从接受举报开始,至少需要2??5个工作日。包括接受举报、审核相关材料、向被举报单位调查、主持调解、制作文书、送达文书等。

  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处理一件劳动争议案件,至少需要3-5个工作日。包括接受申诉、审核相关证据材料、开庭仲裁、向相关部门调查、主持调解、制作仲裁文书、送达仲裁文书等。

  法院一审期间至少需要3-5个工作日。包括立案审查、送达起诉状副本、开庭前的准备、开庭审理、制作裁判文书、送达法律文书等。

  二审法院从立案到做出判决,至少需要2-5个工作日。包括立案审查、开庭审理前的准备、开庭审理或找双方当事人谈话、制作法律文书、送达法律文书等。

  在法院强制执行阶段,至少需要3-5个工作日。包括审查执行申请书和相关法律文书、制作执行通知书、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到被执行人单位强制执行、交付执行款和制作法律文书、送达法律文书等。

  由此,一起农民工维权案件,从劳动监察大队接受举报到法院执行完毕,政府和司法机关至少需要付出13-25天的时间成本。以北京市为例,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月工资按照3000元计算,处理一起农民工维权案件,国家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折合成现金是1950-3750元。这只是工作人员的工资,除此之外,上述部门在处理农民工维权案件过程中还要支付交通费、出差补助、办公设备折旧等经济成本。
这只是按照最保守的方法、假设所有的农民工和用人单位都是严格按照最基本的法律途径来处理的情况下计算出来的政府成本。从实际调查案例来看,在提起仲裁申请之前,有些农民工维权案件还要经过政府法制部门的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等处理程序。权益受到侵害的农民工在得到劳动监察大队、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法院立案受理之前,都程度不同的多次找过政府、人大的法制部门、信访部门。经过劳动部门和法院的处理之后,由于对处理结果不认同,农民工还要再次向有关部门去上访,人大、政府的信访部门在接待、解答、转送的过程中,同样要付出成本 。由此,政府实际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要远远高于上述数字。

  4、农民工维权的法律援助成本

  按照现行法律规定,权益受到侵害的农民工在依法维权的过程中,可以向政府的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按照北京市的标准,援助律师办理一起民事案件,政府给援助律师800元的补助。绝大多数案件,援助机构指派的援助律师只是办理援助案件的某个阶段,即只援助劳动监察大队处理阶段或劳动仲裁阶段,而到了诉讼阶段还要农民工另行提出援助申请,援助中心另行指派援助律师,这就使政府给援助律师支付的补助不仅仅是800元而是1600元甚至2400元。而即便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只有几百元,政府的法律援助费用仍然要照样支付。

  同时,援助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从接待咨询、审查援助条件、办理法律援助手续开始,到调查取证、查阅资料、代写法律文书、到相关部门举报、开庭、案卷归档,援助律师至少花出3-5个工作日。复杂的案件,援助律师需要花费的时间更多。办理案件过程中的交通费、餐饮费、住宿费、查询费、复印费、通讯费等等加在一起,对援助律师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加之办理劳动争议案件时间长,效果不明显,而且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工作难度和压力较大,导致援助律师宁愿办理刑事案件也不愿意办理劳动争议案件。从实际调查的个案来看,援助律师实际花出的工作时间远远超过5个工作日,所付出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远远超过法律援助中心补助的800元 。由此援助律师办理劳动争议法律援助案件的积极性不高,援助效果不明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9 06: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诚信私家侦探
板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0 11: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1 02: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1 13: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手一抖,金币拿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3 17: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3 17: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崇拜私家侦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3 18: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遵纪守法是我们的美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4 18: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4 1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合法,遵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责任声明|关于我们|小黑屋|Archiver|Sitemap|侦探人论坛  

GMT+8, 2018-11-21 04:26 , Processed in 0.91339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